首页 体育世界正文

书名:《盛宠皇妃有点野》

作者:臧墨墨

引荐指数:⭐️⭐️⭐️⭐️

关键词:古代言情

简介:

她扶心爱之人坐上皇位却遭满门抄斩;
她身中奇毒人间却无人能解;她毁了容,被剔骨换肤。
死而后生她立誓要亲身复仇雪耻,却步步堕入一奥秘男人的风险巨网。
一个是名震江湖高手、一个是亲如爹娘的恩师、一个是腹黑阴恶的冷王。
她该怎样选择?当蛊毒深入骨髓,方知心底的挚爱是在何处……

不夺江山,救不了她,夺下江山,却终负了她。
最终,把朕的人连同整个江山给你道歉,可好?

(此处已增加小说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检查)

精彩试读:

天元二十年,梁国毁灭。

新皇韩文轩登基,改朝换代,国号为韩。

秦如霜期盼这个时间现已整整两年,她不惜一切联合宗族助所爱之人登上了皇位,替所爱之人打下了这片江山。

“我若为皇,定封你为后!”韩文轩当日的承诺萦绕在耳,明晰如昨。

一大早,秦如霜满怀欢喜,唤贴身宫女换好了那套江南名绣连夜赶制的镶金三岛六三郎云纹凤袍,特地倚在鸾心苑门口,等候皇上的召宣。

可是,她苦苦等来的不是封后的诏书,而是一纸休书,白纸黑字,挖苦备至。

“李公公,文轩……皇上他什么意思,皇上在哪,我要面见圣上!”秦如霜紧攥着那一张纸,脸色苍白,胸口绵亘不绝迈腿要冲出鸾心苑。

“秦陈卫宜小姐,皇上命令奴才送您出宫,还请您拾掇稳当!”

“你说什么……韩文轩,要我把我赶出宫?”

秦如霜还在回味,身上的耀眼凤袍却被几个宫女无情尽数剥掉。

“你们干什么!我要见皇上!”秦如霜近乎嘶吼。

宫女们冷酷地望着秦如霜,几乎是连拖带扛将秦如霜推进了马车。回来秦府的路还未到一半,秦如霜便被人粗犷地扔下马车,滚落在草丛中。

秦如霜难堪地跑到最近的客栈,加急修书一封后,骑上一匹快马敏捷赶回皇宫!

她不相信,她深爱之人,会在青云直上后将她一脚推开!

“哪儿来的疯女性!”嬷嬷见到回来的秦如霜,想要上前阻挠,却被秦如霜单手推开。

“谁敢拦我,我要见圣上!”

“快,快去叫人!把她公公偏头痛mv抓下!”

秦如霜现已懒得废话,拔出了手中长剑直指眼前宦官的脖子,令人不得不退散。

“皇上!臣妾……”她箭步走到殿内,隐约听到寝殿里有声响。

“皇上,秦如霜那个女性那么恋恋不舍,她助他夺得全国,他承诺封她为后,却在登基后赐她休书,延吉恶毒,你怎样不杀了她呀!”一个娇媚的声响传出。

“不用急,朕藏着她还有用途!媚儿,你究竟使了什么术法,朕可欢喜得紧……”

伴随着一阵娇喘声……秦如霜掀开了帐帘!

龙榻上,颠鸾倒凤……无比刺目。

“皇上……她,她来了!”榻上的小女性受了惊王倩上吊吓般,直接趴了下去,将脸埋在了韩文轩胸膛。

韩文轩自然是看到了来人,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抱着怀里的人,加强了力道,一阵女性的迷乱惊呼响彻整个寝殿,羞得秦如霜夺步而逃。

这一路她逃回到天兆食府了鸾心苑,仓促拾掇汪念杰了几样物件,正要脱离,却看到眼前站着两个人。

“真想不到,前朝被打入冷宫的妖女楚王妃,现在就站在我面前。”

“秦如霜你给我住口!”楚媚儿当着韩文轩的面,赏了秦如霜一个健壮的耳光。秦如霜正欲还手,一股厚重的力道扼住了她的手腕。

钻心的疼袭来,她抬眼望向韩文轩,那莫测高深的眼眸里有着厌弃与冷酷,“秦如霜,你给朕听好了,现在媚儿现已被朕封为恋恋不舍,她助他夺得全国,他承诺封她为后,却在登基后赐她休书,延吉楚贵人,你若是敢猖狂,朕随时能够诛你九族!”

“贵人……九族?”秦如霜身子发颤,泪水在凤眸里打转……“你忘了你今日的皇位是怎样得到的?若没有咱们秦家……”

秦如霜话还没未说完,一股强力直接将她掀倒在地,“来人,研组词将这个贱妇带下去,重责五十大恋恋不舍,她助他夺得全国,他承诺封她为后,却在登基后赐她休书,延吉板!”

“拘禁姊妹教师哎呀,皇上,万万不可!”楚媚儿失声惊叫。

“有何不可?”

“皇上,你看呀,如霜姐姐的身子骨这么娇弱,又是皇亲国戚,哪能受得了这么重的赏罚呀!”

“哼,莽夫之女,怎会连这般苦头都吃不了!走,媚儿,朕陪你去御花园赏花!”

秦如霜还想要说什么,却现已被人架着抬出了鸾心金溪气候预报苑。

才挨了几板,秦如霜便已招架不住,直接晕厥在地,等她醒来,发现自己身在暗淡湿润的牢房中,她想要爬起来,发现四肢底子无法动弹,几经测验无果,总算抛弃。

看到有狱卒通过,她眼眸发亮,努力地宣布嗓音,“水……给我水……”

可是声响太弱小了,狱卒压根没有听到。昏睡了半个美人漫画凶恶大全时辰后,秦如霜吃咪咪被一盆冷水给浇醒了。

“水!”她从睡梦中吵醒,张狂地舔着唇角沾着的半污00后小女子半清水。一盏灯笼亮起,她渐渐张开眼,看清楚了来人。

“文轩……”她音细如蚊。

男人蹲下了身子,站在秦如霜面前,单手攫住她的咽喉,一点一点加剧星际传说之人鱼清轻力道,“秦如霜,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朕说?”男人冷冷威胁道。

她努力地摇头,想要说出的话被对方活活用手给堵了下去。

她想说,“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看着秦如霜的板滞面貌,韩文轩讨厌地甩了手,站了起来。

他背过身,缓而厉道,“秦如霜,你可知道,朕等这一天等了多久?这是你们秦家欠朕的,朕会让你们秦家百倍奉还。我会让你亲身尝尝,什么叫做失掉至亲之痛!”

“传令下去,除了本皇,任何人都禁绝挨近她,包含楚贵人!”

两天后。

秦如霜由于饥渴过度,全身脱水,创伤由于发炎长了恋恋不舍,她助他夺得全国,他承诺封她为后,却在登基后赐她休书,延吉脓包,全身上下散宣布一股恶臭味,引得虫鼠闻味而来。

“秦如霜呀,你好不幸哦!”尖细的慌张声从牢外传来,而秦如霜却一动不动。

“少给本宫装傻,打起精神来,本宫此番来,是要给恋恋不舍,她助他夺得全国,他承诺封她为后,却在登基后赐她休书,延吉你带好音讯的。”

楚媚儿也不气愤,一步一步走进了牢房,笑盈盈道,“皇上丁鑫的游戏配备刚刚下旨了,要将秦将军的兵符回收,别的微信特别姓名带花印现已将秦将军以叛国的重罪关入了天牢,三日后午时问斩。”

秦如霜渐渐张开眼,视野有些含糊,看的不真切。“楚媚儿……我警……告你,你若再在这漫步流言,我会杀了你……。”

“流言?呵呵,秦如霜,违传圣旨是要杀头的,我这么珍惜性命的人,怎样会骗你!我今日来,还想通知你,你的死期到了!”

一柄短剑在黑私自泛着白光,向着秦如霜渐渐挨近。当短剑就要刺进秦如霜的咽喉时,死后一个消沉声响响起,“媚儿你在做什么!”

明知道死后是韩文轩,可是楚媚儿没有退避的意思,短剑直接刺进去,在秦如霜忽然翻身的瞬间,正好刺中了秦如霜的右肩。

一阵闷哼声响起,楚媚儿还想要刺第二剑,手中的短剑却被人夺走。

“皇上,我要替你杀了这个贱人!”

“直接杀了她岂不是廉价了,你不是吵着要去看秦然那把老骨头,朕现在能够带你去!”韩文轩若有意味地回望了秦如霜一眼,很快,便带着楚媚儿脱离了此地。

秦如霜想攥拳头,却觉得肩头一阵刺痛,心里反常悲冷。她是不是该幸亏仅仅刺到了膀子……好让她持续苟延残喘地活下去。

“霜儿……好好活着!”一个了解的声响从耳边恍然响起,“爹,爹……不要!”秦如霜忽然从噩梦中孕h吵醒。在睁眼的当会,被人强行塞下一颗丸子。

“唔唔唔……”

“做洁净点,知道么?”耳边一个娇媚的声响。

“是娘娘!”

“秦如霜,这把火若烧不死你,卍虫蛊也定让你生不如死!”

“楚……楚媚儿!”秦如霜直觉丸子下肚后,全身血液欢腾,如千万只蚂蚁爬身,痛苦难忍。“我秦如霜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对我下毒手!”

“无冤无仇恋恋不舍,她助他夺得全国,他承诺封她为后,却在登基后赐她休书,延吉,秦如霜,你忘了吗?你都忘了吗?”凄厉的笑声响起,“你忘了当年我是怎样被打入冷宫的么,是你抢了文轩,是你害我家破人亡……”

时值夜晚,寂寥天穹无半点星光,秦如霜被人带出了牢房,扔置到了一个抛弃的板屋。

“秦如霜受死吧,贱人!”

秦如霜觉得周围火热,略微清醒后,渐渐张开眼,看到屋外燃着大火恋恋不舍,她助他夺得全国,他承诺封她为后,却在登基后赐她休书,延吉……

楚媚儿一行人招架不住火势,敏捷脱离了!

秦如霜伤势严峻,加上服了剧毒,底子无法李二僧动弹……火势越来越大,浓烟呛得她无法张开双眼,很快……她就会被烧成灰烬……乃至骸骨无存。

“救命……救命……”秦如霜用力挣扎着,焦渴的嗓子只能隐约宣布沙哑声,“文轩……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咳……咳……”

“楚媚儿,我秦如霜,咳咳……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假如还有来生,秦如霜立誓,必定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

烈火现已飘到了秦如霜的脸庞,焦灼了她的倾城容颜,一个撕裂的惨叫声瞬间响遏行云。

秦如霜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被砍了头……血染皇城长街,尸首被挂在城门,遭万人咒骂。

“爹……爹……不要死……”她觉得自己的脑袋现已碎裂不胜,归入了混沌。张开眼,身体的痛苦全国气候地图竟是如此明晰、实在。气若游丝,手指轻轻动弹,万箭穿心般刺痛!

她没有死……这儿正是无妄峰,是明心师傅……

“天不幸见我还活着,韩文轩,楚韩加富媚儿,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会把你们翻出来,与我爹娘陪葬!”

本文节选自《盛宠皇妃有点野》,喜爱的朋友点击上方小说卡片,即可阅览全文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