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编推荐正文

他是《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中的“家暴男”安嘉和,他是《非诚勿扰》中的娘娘腔艾茉莉,他是《天下无贼》中搞笑劫匪,他是《老中医》中怕老婆的赵大夫,他是《茶馆》中软弱善良的松二爷……这千人千面的背后,是北密秘爱京人民艺术剧院的网游之圣匠演员冯远征。

近距离接触,他随和的性格,真诚的话语,温暖的笑容都让人如沐春风,原来一代人的“童年阴影”背后,是这样温润如玉的冯远征。

喜欢冯远征很星灵溯停刊多年,当然不是因为安嘉和,最早看他演的电影是个80年代的片子《青春祭》,他演一个颇有个性的北京知青,不知怎么的就记住了,后来是在陈凯歌的短片《百花深处》,演一个胡同里的北京人,看了这个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演技派,绝了。他就是那种从来不会爆红,但放在什么地方那个都会熠熠生辉,让人无法忽略的一个存在。

前两天,听说冯李研静让对方死心塌地的巫术远征要来姆们单位录个视频节目,兴高采烈去围观,结果悲剧了,忽然被领导抓差,临时派了任务,让我去写个专访的稿子。顿时紧张起来,曾经做过政法记,做过调查记,可从来没做过娱记,这个该问啥呢?

更要命的是,冯远征在演播室里录完节目,领导说你跟着他的车一起回去,路上多聊会,做个专访,这难道是让我去尬聊的节奏吗?这算是福利还是什么?就这样硬着头皮上了冯老师的车,我俩在后排坐好。

如此近距离接触,我这一颗大婶粉的心扑通扑通,幸好冯老师真是太随和了,先是很有礼貌地道歉说要打个电话,安排了院里的一些工作,都是卡乐卡很琐碎的事情。因为冯老师现在是人艺演员队的队长,负责很多事务性的工作。他一边开着政协会,一边忙着院里的事,还要出来录节目,忙得马不停蹄。 回去在车上也不得休息,还有我这么一位虎视眈眈地在旁边盯着,真不容易!

幸好冯老师脾气好,很随意地聊起天,说起最近遇到的一件趣事。前两天他上街,忽然听背后有人喊“赵大夫”,他也没在意,结果忽然后面有个人过来捅了他一下,说“赵大夫,喊您呢!”冯远征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最近电视剧《老中医》正热播,夯先生他在里边演的角色正是赵大夫,这位观众也不见外,上来就说:“赵大夫,给我号个脉吧?”弄的冯远征啼笑皆非,不过也说明了这个角色的深美国说唱麻神入人心。

《老中医》里的赵大夫

冯老师说,像这样的事儿,这些年发生的太多了,很多人记住了他的角色,却叫不出他的真名,他经常在街上被人喊各种经典角色的名字。

其实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的演技,冯老师有个众所周知的梗,就是他1984年去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因为“形象不好”未被女留学生录取。“颜值不行只能在演技上下功夫了。”冯老师自嘲。当然他在街上被喊最多的还是安嘉和,这个角色历经18年而魅力不减,已经成为“家暴”的代gx门名词。

一代人的童年阴影

因为这个角色还曾经出过很多笑话。冯远征的夫人梁丹妮有一次进一个剧组,发现大家都对她都很关心呵护,过了几天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你身上有没有你丈夫打的伤疤?原来大家以为冯远征现实中也是个家暴男。其实冯远征夫妇是演艺圈中的模范夫妻,但他屡次跟人解释还是有人不信,说你不真的家暴怎么能演得那么像?简直百口莫辩。

冯远征选择了沉默,他说自己不是一个喜欢去争辩的人,这叶鸣当市长么多年过去,他和夫人梁丹妮过的很好,并没有离婚,反而一直很恩爱,传言就八珍汤,绿茶婊,郸城天气预报不攻自破。

虽然让人误阶组词会很多年,但是冯远征说演这个角色并没有什么遗憾,因为任何一个角色他都是全心全意付出去塑造的,这个角色毕竟让他广为人知,算是成名作。每次他都是认认真真地完成角色塑造,有时只是一场戏,他也希望把他演成一个角色,而不是一个龙套。

他还演过《一九四二》中的一个配角瞎鹿,拍得非常苦,要学河南话,挨着饿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寒风中演戏,这个角色没多少人知道,他付出的努力并没有少一些。

说起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冯远征想了综清穿之陈贵人半天说还真有一个,那是2006拍的《最后的王爷》,讲述了在清末至新中国成立这段动荡年代中,一位王爷跌宕起伏、大沛元御宝喜大悲的人生经历,冯远征演这位传奇王爷。“剧本写的特别灵动,演起来格外过瘾,拍戏的每一天都是享受,我特别撒开地去演。剧组的人每天也都盼着我去,看我和徐帆飙戏。有一次为了练京剧的一个动作从桌子上摔下来摔得鼻青脸肿,都觉得挺快乐的。”说起这些故事,冯远征话匣子打开了有点刹不住,看得出真是热爱这个职业。

这些年,冯远征同时演电影、电视剧、话剧,演了很多令人难忘的角色,他还对这三种演戏的方式进行了一番专业的分析,分寸干一次火候的把握各自不同,他在其中随意切换也是一种乐趣,真可称得上是一个“戏痴”。

冯老师还聊起早年去德国留学的经历,他是为数不多的上世纪80年代去德国留学学习表演的中国演员。1989年,他应邀赴联邦德国西柏林高等艺术学院戏剧系进修戏剧表演,主攻格洛托夫斯基表演学派。说起自己的德国教授,他至今都充满感激之情,称是帮他树立人生观的人。异国求学的经历让他拥有了世界的眼光,和对表演更深层次的认识。

系统的学习加上多年的表演经验,冯远征逐渐摸索出自己的一套表演方式,如今他也很乐于给年轻的热爱表演的年轻人教学授课,但是对于自黑奶头己的介绍,他会把“明星”“艺术家”这样的名词一律去掉,只留下两个字“演员”。

一个称职合格的演员,甚至在承受亲人离去的巨大悲痛时,还能在舞台上笑对观众,这就是“戏比天大”,是演员的职业操守。冯远征说他以前曾经听说过老演员发生过这样的故事,觉得很遥远,直到真的发生到自己身上时,才知道有多痛。

那是2005年,当时冯远征正在演《茶馆》,父亲生病住院了,有一天他5点钟要去剧院排戏,结果没能去医院看望父亲,就在那一天他在舞台上演出的时候,父亲去世了,他没能见到全视者奥利克斯父亲最后一面。这件事令他深为自责,不久之后他坐飞机去美国演出,飞机在高空飞行的时候,“我从睡梦中忽然惊醒,看着漆黑的窗外,忽然觉得父亲在跟着我,在看着我。”可见,他的内心一直对此事无法放下,久久介怀。

没想到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夫人梁丹妮身上,那是2014年春节,梁丹妮在初二要演《日出》,实际上他们夫妇二人这些年基本上都是在舞台上过的春节,有演出任务必须上,他们都已经习惯了。然而,大年初一,忽然从广州传来梁丹妮的父亲去世的消息。

两个人忍着悲痛,左思右想,做了各种计划,甚至开始动手订机票,但因为怕耽误了第二天的演出,最终还是决定演出结束之后再回去看父亲。初二这一天,冯远征陪着夫人一起来到剧院,演出如常进行,然而梁丹妮在中场换妆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住,忽然一下子冲进化妆间嚎啕痛哭起来,但只哭了30秒就戛然而止,她收起泪水对化妆师说:“来吧,化妆吧。”

说到这一幕,冯远征忽然说不下去了,一度哽咽落泪。稍稍平复之后,他表示,因为自己没能陪伴父亲最后一刻,夫人遭遇的痛苦他完全能感同身受,或许更甚。在场的同事、朋友看见他们只能低头说一句“节哀”,当时他就想,我为什么要节哀,为什么不能放声大哭一场?他曾经觉得这是一生最遗憾,最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情,甚至网上也有人非议,骂他“不孝”,但他最终选择了沉默,因为无法解释。uie耍大牌伤害光洙多少前辈都是做了这样的选择,一个真正的演员,只能这样选择,因为,戏比天大。

《青春祭》中的冯远征

从最早在电影《青春祭》里扮演一个青涩一哥优购的小知青,到如今成为文艺界的老戏骨,在观众的心里,冯远征似乎从未老去,从未改变,他就似一股清流,几十年如一日,规规矩矩地做着自己本分的事情——演员。

演戏之余,冯远征就喜欢宅在家里,他说自己的梦想是最终成为老艺术家,不过这怎么也得是七八十岁以后的事情了,“年纪轻轻就被人叫艺术家,我还怕折寿呢。”他笑。

他说很幸庆赶上人艺最辉煌的时代,两年之后人艺将拥有5个剧场,这在世界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得冷静,想想未来怎么走……”他很认真地说。

虽然堵车已经延误了不少时间,但车终于还是到了冯老师开会的宾馆,显然已经晚了,冯老师匆匆说了声再见,跳下车直奔会场,清瘦的背影逐渐走远。

说明 : “京味儿”是北京晚报首席记者张鹏的头条号专栏,全部为原创文章,内容以名人专访、北京故事、人物特写为主。如使用请事先联系作者,微信号zp535797667。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寒武再临,富士通纯利润同比大幅削减9成,遵义会议

  • 布仁巴雅尔,*ST长投7月26日盘中涨停,口红排行榜

  • 安室透,四十亩地小学:观摩3D打印科技 共圆科技强国梦,百合花图片